戰爭遊戲    

你可曾對你手中握有的力量感到敬畏?

不論是小說或電影,我想非得要架構出平行世界,才能容納《戰爭遊戲》整體概念及核心寓意。《戰爭遊戲》講述人類飽受外星蟲族殖民威脅的未來,國際艦隊欲挑選出擁有較成人更豐富感知能力的卓越青少年領導艦隊以禦蟲族再次入侵,主角安德與生俱來非凡戰略才能,卻也因其才能,飽受來自兄長和同儕霸淩排擠。艦隊上校希倫深信安德身負天賦定然足以解救人類,挑選安德接受一連串訓練,安德在連串訓練中逐漸以展現領導統馭的天賦,上校希倫眼見蟲族威脅即將迫近,遂命安德到前線準備最後試練。前線局勢吃緊,安德在摸擬戰中連番勝利,而希倫上校意將安德訓練為人類救世主的執意背後,究竟又暗藏什麼玄機?

與導演前作「X戰警:金剛狼」相較,我認為導演蓋文胡德電影述事佈置格局依然寬闊,畫面經營依然不俗,即便一個畫面絢麗豐富,仍能找到適當焦點。據看過原著的圈內朋友提過原著內容,《戰爭遊戲》改編不可謂不大,故我猜想或許電影版本《戰爭遊戲》與原著走向已成兩種面貌,我無法客觀地評論究竟原著或電影何者更勝一籌,單就電影,雖然我總認為蓋文胡德的電影中,角色情感總難到位,情節推進雖偶有斷點,但無礙基本邏輯,蓋文胡德對《戰》片的掌握令這部電影深得我心。

網路上對《戰爭遊戲》的意見眨褒不一,我想我會因為電影而去買回原著收藏,不論如何,我個人喜歡《戰爭遊戲》。我猜想沒有看過原著者,將會因著導演蓋文胡德直至電影結局揭盅而喜愛這部電影。已看過原著者,則會對電影改編幅度刪去某些過程而感到惋惜。久違的哈里遜福特在大螢幕上看來的確已有老態,不過我不認為他和班金斯利兩位老將在演技上對《戰爭遊戲》有太多助益。前次與班金斯利在「雨果的冒險」中合作的小男孩阿蕯巴特菲德,實在是個令人感到特別的孩子,尤其是一雙眼睛總讓我感到美的不像話,搭配《戰爭遊戲》中安德一角,在氣質上竟有畫龍點睛之效。

我相信人需要被教育,但我們的教育總著重在教導著我們如何獲取力量,如何運用力量,卻幾乎不曾教育我們審視自己手中握有的力量,或端視力量的本質究竟為何?力量是達成任何事情不可或缺的因素,人力、動力、說服力、財力、執行力皆是種力量,人因著不同階段得以獲取或體驗不同力量,可惜善用力量與慎用力量者,雖一念之差,結果卻天差地遠。試想核彈按鈕在一個軍事狂人或一個小孩手中,這不可怕嗎?過於龐大的力量仍是需要對應足夠的境界方可駕馭。

《戰爭遊戲》是相當有意思地容納了這道哲學題,一群大人將足以殲滅敵人的力量,交到天賦異稟的小男手上,亦將人類的未來托付給他,卻不告訴他,這不是遊戲,這是場戰爭。打贏遊戲和戰爭同樣需要戰略思想和戰術技巧,但遊戲失敗要重來幾都可以,在戰場上若是失敗人命無法復活,熟輕熟重的對比,在電影中不斷叫人看出人在面對力量大小的差異化心態。從主角安德身處被霸淩的環境,再對比著指揮官希倫罔顧安德及眾人意見,執意消減蟲族,也不難看出,人類常因手握力量而感到優異,當得到足夠力量時,往往沒有發現自己早已被「握有力量」的心態腐蝕。

你手握拳頭即可霸淩別人,你掌握足夠力量便能掀起戰爭。《戰爭遊戲》藉由男主角安德對比著人類對擁有力量者的敬畏和反抗心態,亦在隱喻著領導者如何運用力量與被領導者間的差別,《戰爭遊戲》最後一役詮釋了為將者為求勝利需用兵如泥,然,這是場大人捍衛生存的戰爭,不是小孩子輸了就能重來的遊戲。究竟,是手握毀滅力量的小孩可怕,還是將這力量交到小孩手中的大人心態,更為可怕?《戰爭遊戲》一場畫面如遊戲般光彩絢麗,寓意卻叫人不寒而悚的戰爭悲劇寓言。(文/喬小夫)

 

戰爭遊戲

戰爭遊戲

戰爭遊戲  

 

 

到電影圈看更多相關電影評論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喬小夫。私領域

喬小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