露西  

人類只是個容器。

曾經在一部男生會看的小說裡看過這樣一段話,「最早,人類向神祈求,不是為了求神賜予什麼,而是向神祈求不要毀滅人類。」,在觀看《露西》的過程中,看著史嘉蕾喬韓森扮演的《露西》逐漸失去人性,我不禁不斷回想起這段話。

人類自喻身為最接近神的創造藍圖而誕生的物種,卻連神隨心所欲無中生有的無上大能都無法發揮,在肉體與時間的限制下,無法發揮腦力與潛能的百分之五,歷史上運用超過腦力百分之五者,如愛因斯坦、達文西之輩,皆名垂青史,在人類歷史上留下萬世成就。而人類演化的過程僅靠此百分之五已發展至此,幾乎將地球資源耗盡。

若能突破5%、10%、15%,甚至達到100%的人類,會是怎麼樣子呢?

《露西》電影中舉例,海豚是目前世上唯一運用到腦力百分之二十的物種,卻已發展出了世上所有生物獨一無二的聲納系統。人類僅用百分之五已成為這星球上的霸主。將時間來拉長觀之,不難從各專業領域中看出人類欲成神的野心及慾望,進化史中顯見人類不斷探索研究,只為成神並取而代之的無際妄想;但不妨讓我用兩部電影的觀點來向大家提問。

雷利史考特導演電影【普羅米修斯】中直指人類極有可能是外星人或未知物種之後裔(或被創造出的物種),若,人類真的成神,人類是否不過只是朝著更高階的生物演化,而,神,並不存在?

2001年香港電影【拳神】,其中曾對超越百分之五的腦域開發下了一個頗台客,卻不錯的注釋--「上帝禁區」,試問今日若你為神,當你創造出「人類」這個物種時,又為何要在人類的設計上埋下枷鎖?身為創造主的你,會希望人類不斷突破進化將你取而代之否?

延伸而論,人類不斷探索自己究竟為何而來,又或許窮盡心力自我了解,揣測自身極限,最終都可能因知識發展的狹隘,限制在連我們自己都沒有發現的誤區之中。名導盧貝松《露西》一片,足見其野心,在人生有限的電影生涯中,我猜想盧導依然擁有強大的能量及慾望欲在電影史中留下令人驚豔及極具強烈風格的代表作品。

依結果論而言,《露西》拍攝規模與全球開片成績,應已足以令盧貝松導演感到驕傲,《露西》成績亮眼,更完全足以與【阿凡達】和商業鬼才麥可貝之流比肩,不知道這結果是否在盧導的預期之內,但觀《露西》,我仍能感到盧貝松導演強烈的個人風格和獨特電影視野,依然相當迷人。

史嘉蕾喬韓森完美地達成盧貝松導演交付任務,佐以她個人獨特風情,演繹《露西》一角實在最適不過。但《露西》電影視覺華麗炫目,詮釋題材手法空前絕後,我想盧導成功地為自己在這類題材上立下堪叫後人參考的範本,然整部電影卻依然走錯了方向。實際上《露西》電影結果破綻不少,整部電影彷若一棟結構不穩卻雄偉壯麗的台北101。

舉例,前陣子在台北捷運上發生震驚社會的鄭捷案,台灣民眾只要在路上見到拿刀子的都會驚慌失措,何況堂堂晶華酒店裡能讓販毒黑幫為所欲為,更加叫人不解之處,露西在醫院中提槍直闖開刀房(或是脅持小黃運將),在高度發展的社會中,這些鏡頭皆是嚴重失誤,是否我們也在這些鏡頭之中,看見歐美文化與東方社會的岐異,又或好萊塢電影之自大心態?

盧貝松導演運用知識層層堆砌電影《露西》中的演進方向,但電影結局收尾實在是件頗無奈的事。今日若不斷探索知識與真理,愈能顯見人類渺小,任何對神的揣測和模彷,最終仍不過限制在人類有限知識的範疇之中,電影亦是,《露西》一片在題材之餘,亦兼顧電影本該具備的娛樂性,但電影最終只能是電影,所有思量只得限制在電影的框框之中。

進步需要膽量與想像,進化卻需要經過神的允許。人類依然可以抱有對神的想像,卻必需時時刻刻心懷對神的敬畏。挑戰所有類似題材,盧貝松導演《露西》其實已做得再好不過。只因盧導與你我並無不同,我們皆是個腦力開發充其量不過百分之五的凡人之輩。(文/喬小夫)

 

露西

露西

露西

露西  

 

 

喬小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