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痞子英雄首部曲 全面開戰」後接近七天沒有看電影的我,有如在沙漠中行走卻缺水的行者,我常常都笑說自已頗好相處,但對電影卻有種莫名地任性,如寫文時一般,有種類似強迫症加躁鬱的拗。有一點值得慶幸,這七天沒有看電影的日子,避過了兩部據說很雷的片子,在看完「龍門飛甲」後,最近個人的小雷達格外敏感,實在很怕踩到地雷,卻也使得對於觀影的等待顯得格外焦躁難耐。對於本週上映新片,我很慶幸我最先選擇的是「陣頭」,看完後不僅讓我大感滿足,在充飽電外,更使我對於年節中預計要看的電影,倍感信心

 

 

很難相信「陣頭」竟然金鐘獎最佳導演 馮凱 導演首次跨足大螢幕之作,隔行如隔山,電影及電視劇製作規格不同,過程辛苦不可相提並論,以同類型的國片「龍飛鳳舞」相較,「陣頭」少了些斧鑿痕跡,融入了大量新舊衝突元素,同時平易近人地展現許多臺灣家庭及社會角落的真實狀況,故事敘述完整,並不留給觀眾憑空瑕想的故事結尾,卻在平實地述說故事過程中,給予觀眾許多耐人尋味之處,不負導演曾創作出名部膾炙人口的電視劇之實力

「陣頭」改編自台中「九天民民俗技藝團」收容國高中中輟生,並輔導其學習傳統民俗技藝,在一番血淚努力後,以突破傳統的全新姿態,最終揚名國際的真人事實。出生自有名陣頭世家的阿泰(柯有綸 飾),因小時候天真調皮,與觀念守舊不願變通的爸爸阿達(阿西 飾)衝突不斷,父子關係勢同水火,成年後阿泰憤而離家,在台北闖盪幾經挫折,終而回到家中,發現過去家中盛況不再,陰錯陽差下,與其父世仇的同門師兄武正(廖峻 飾)立下賭約,接下家中團長位置;阿泰發現傳統文化已日漸勢微,意欲結合新一代表演方式,為傳統技藝打造全新氣象,同時飽受父輩不願諒解的壓力,更遭到來自同輩團員質疑,及敵對陣頭世家等看好戲的嘲諷心態,阿泰決心背起鼓、扛起神明,並帶領團員踏上一步一腳印的環島之旅,這趟旅程中,阿泰是否能找尋到心中的答案?與爸爸阿達長年的心結可否解開?堅持自身信念,與敵營和解的阿泰會打造出怎麼樣一個全新世代的「陣頭」


  劉品言:對,請看右邊數來第二位

  太子爺,你還記得我小時候對你做過什麼事嗎?................(設計對白)

picx_fdch2784525122.jpg  

 

 


中國歷史發展中,祭祀文化佔有十分重要的意義,中國人透過祭祀藉以表達對神明、對土地的感謝之情,傳統文化由來已久,卻在這個世紀末因人口結構改變、城鄉差距、社會觀念改變飽受衝擊,許多吃了這一行飯一輩子的老師傅們更擔心後繼無人,感嘆傳承不易產生斷層,面對時代洪流,傳統技藝已面臨存亡之際,若非重新包裝改變格局,或許只能任憑洪流將自身技藝淹沒。但...經過變革後的技藝,能否繼續維持自己來自上代傳承的「原汁原味」又或會變成「面目全非」,同時亦是老師傅們心中最大的掙扎;這是自身投注一輩子的心血與執著,在面臨大環境考驗存續問題之時,也考驗著每個人傳承人與接班人的智慧

迴異於另一部同樣講述傳統文化的電影「龍飛鳳舞」,「陣頭」中採用的全是你我耳熟能詳的電視劇大咖,老牌紅星及年輕演員同台飆戲,劇情紮實豐富,台詞生動近人不落俗套,頗能觸動六、七年級觀童年記憶,回想與自身父母在長大過程中的互動,「陣頭」本身是部充滿了「衝突」的電影,劇中年輕一輩演員如柯有綸、黃鴻升(小鬼)、林雨萱等人,稱呼老牌紅星等人,阿西、廖峻、柯淑勤一聲爸媽、叔叔真的不為過,不知道這是否為馮凱導演刻意安排,或是無心插聊,兩代演員隨著劇情推進,不僅藉由觀念上不斷地衝突,盡顯戲劇張力,更在阿西、廖峻、柯淑勤的帶戲之下,讓人看見最為真實傳統家庭的問題,這是「陣頭」另一個主軸;個人認為,薑是老的辣,在內心戲的部份,年輕一代的演員略見稚嫩,卻以努力及衝勁補足,可見誠意十足,而老牌演員擁有豐富經驗,內心轉折信手拈來,極為自然。戲裡戲外,生活之中,新舊世代衝突、融合、交替所激發的火花,別具趣味


 

陣頭,先行於神明巡遊前的隊伍

在臺灣這塊土地上,宗教與生活有著密不可分的緊密關係,迄今依然屹立不搖並能開創新局的民俗表演團,多是代代傳承,堅守領域。「陣頭」原意是指先行於神明巡遊前的隊伍,人藉著儀式引神上身,給予人心指引,趨吉避兇、保祐平安,當中亦有諸多禁忌,以示人對於神明尊敬感激之意,「陣頭」巧妙地結合人與神的互動、人與人的互動,探索平民百姓最常見的親子衝突,並討論如何由衝突當中如合尋找出如何彼此尊重的和解之道。劇中阿達(阿西)與武正(廖峻)這對師兄弟彼此較勁了一輩子,無需多言,他們反倒是最了解彼此的戰友,衝突源於彼此的觀念有所落差,但有時候其實衝突是一種相互了解的捷徑


 

俗話說「天下無不是的父母」,相信很多朋友感受深刻,生長在東方社會的家庭中,長大過程總會承受許多來自父母期待所產生的壓力;臺灣人吃苦當吃補的堅強精神反映在個性倔強上,無形中亦刻劃在孩子個性裡,但其實中國人是較為含蓄內斂並不善溝通的,沒有人天生下來就懂得如扮演好父母這個角色,但無關好壞,父母一定是以他們所知所學地一切來教育我們,時代變遷,孩子會長大,傳統觀念倍受考驗,親子間觀念衝突油然而生,長輩與小孩都成了倔梆子,捍衛著自身信念,這個「不是」,就是衝突。我們都太習慣於以堅強作為人生前進動力,即使滿身傷痕也要打落牙齒和血吞,卻容易忽略了其實愈要化解難以解決的問題,愈是需要更多的柔軟及同理心,造成許多不可挽回的遺憾


印度電影「我的名字叫可汗」中,有一句經典台詞,「他以愛,做到了許多仇恨以為可以做到的事情」,反觀戲中扮演父子的達叔和阿泰,父子倆賭氣、倔強,對抗手段之激烈,叫人看了頗為心疼,也讓人省思,是不是我們其實都太不善於表達說愛,反讓我們的自尊,我們的倔強,在面臨真心與真心碰撞的關卡時,用脾氣把我們的愛給掩蓋起來,「陣頭」中兩對世家父子,彼此的父親,再對上彼此的孩子,皆是衝突不斷,直到最後阿泰和小鬼互相約定將文化祭互相交給各自父親後,才將真心話說出,逐漸地軟化了原來勢同水火的僵局,或許,下一次,不論是親人、愛人、朋友…也讓我們換個方式吧!或許我們都不擅長直接表達真心真意!但將愛說出來,可以練習,就練習看看吧!有如「陣頭」一般,不怕手掌起泡虎口破裂大腿抽筋地練習,試著突破僵局,走出自己的路


 

不知為何堅持,堅持才知為何  

有些時候,其實我們並不知道,我們需要的答案是什麼?在哪裡可以找到?甚至是,我們需要什麼答案?但這的確是很多人在找東西時的經驗,你愈是想要找到它,便愈找不到。我們走在名為「人生」的路上,經歷每個不同階段,找尋這趟旅程的方向,盼求自己堅信的「道」獲得他人的認同,苦難與考驗不過是必經過程,而在這個過程中,我們甚至會迷失方向,有時我們也不懂,自己究竟是什麼時候踏上了這條路?我們不斷地在尋找,一份只屬於自己的答案。讀書、工作,運動、藝術,所有道理都是一樣,當我們不知道答案,就不要放棄地走下去。告訴自己不要、不懂、不會放棄,唯有堅持,才是唯一可以選擇的道路。不知為何堅持,堅持才知為何,當迷惑降臨,別忘了篤信自己,一步再一步的距離,答案就在不遠的前方,等待你


  


 

最後,也附上九天民俗技藝團,帶著三太子,征服撒哈拉沙漠的故事,祝福大家 龍年行大運,堅信自身的道路,也能在未來一年,找到自己的答案,完成自己的目標





老話一句: 

P.s 這是我個人對電影的感想,編輯成我的網誌,這是我想做的事情,若是有興趣的,請給我一點意見,若是覺得不順眼的,就直接批評我吧!謝謝


到電影圈看更多相關電影評論

喬小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