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愛每一天    

我想幸福終是當下每一份感受,由過去不斷匯聚累積,於現在此刻揮發昇華。

人生有限,想想《真愛每一天》裡的提姆,其家族男丁特有得天獨厚可穿越時空的天賦,叫人好生羡幕。回到過去改變現狀的題材,在好萊塢不算少見,近十年前艾希頓庫奇成名之作「蝴蝶效應」一開先河,引發廣泛討論,然,在現實世界裡,在時光機還沒有被發明出的現在,我們不得不接受人生與時間的不可逆性。人生是不僅是部首輪片,甚至連NG重來的機會也不給。

《真愛每一天》給了我們一個機會,當然「穿越時空」是個假設性的前提,而在這機會前提下,反映出的普世價值觀--太容易被定義的人生,及渴盼被修復的錯誤經驗。

我們活在一個連人生都被清楚定義甚至求定位後難以扭轉或喘息的時代,習慣倒帶回頭看人生消遺自己同時,亦思索著所謂「幸福」的可能性。眼看其他的人生對照組,尋找並試圖補足所有可能構築幸福的元素要件,以盼達成目標便能早日躋身人生勝利組,但人生勝利組,是否真的等於幸福?

一氣呵成地,《真愛每一天》以優雅詼諧的英式語調,喃喃訴出幸福真義,導演李察寇蒂斯風格一向富含詩意,鏡頭與台詞都耐人尋味。不若其他個性強烈卻叫人深加思索的電影,《真愛每一天》調性舒服地猶如好相處的鄰家女孩,李察寇蒂斯不以劇情高低落差試圖求證幸福答案為何,穿越時空成了李察寇蒂斯導演絕佳的任意門,讓他得以引領觀眾以輕快明確的步調,在劇情反覆順逆穿插中,重新回味每刻時光,那些我們曾經錯失,但屬於生命的。

《真愛每一天》在漫無目的的探索中,看見沛然的生命能量。

無疑我們並不具備回溯時光扭轉生命的能力,然而當隨著男主角多姆納爾格里森逐步探索能力極限與反覆論證修復錯誤經驗後所產生的可能性,我們更能明白,幸福非是狹義地追求並達成人生某個目標,也非廣義卻形而上的擁有顧全的令人稱羡的愛情或是親情,所有愛情、親情或是成功,都只能是人生中的一部份,卻未必然是劃上幸福的等號,等待在現實生活中,往往我們真正最常面對的,是從未間斷地修正來自過去的錯誤,以及面對未知未來的當下,我們需要做出選擇,在這一刻。

所以幸福是什麼?哪怕在看完電影走出來後,這答案仍然會是個未知數,因著每個人對他的定義絕對不同。不過經過導演李察寇蒂斯的梳理一番,幸福這事兒得以還原至最純粹的狀態,幸福就在當下,幸福是當下你看待人事物的感受,由過去匯聚至當下產生的質變,甚至連錯誤經驗亦是寶貴。只是我們總慣於附加太多不是必然的條件在幸福之上,甚少想起,其實幸福常是讓你感到滿足愉悅的微小感受,因著你的面對與選擇看待其角度;從來都不是幸福先選擇了你,你才擁有了幸福的反應。

《真愛每一天》不是時下流行的小確幸,比爾奈伊、蕾秋麥亞當斯、多姆納爾格里森、琳德絲杜肯等人精準地描繪出《真》片所需的層次厚度,搭著李察寇蒂斯款款幽默詩意,電影中幾乎所有人一顰一笑的情感流動瞬間,皆能牽動你幾許浪漫情懷;有人笑著,有人哭了,都是種幸福。由衷地感激《真愛每一天》,2013年來讓人感到最幸福的電影。(文/喬小夫)

 

真愛每一天

真愛每一天

真愛每一天  

 

 

 

到電影圈看更多相關電影評論

喬小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9)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