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女嘉莉  

我想,女性思想家漢娜鄂蘭所說,邪惡的平庸,也在《魔女嘉莉》裡。

某種角度來說,導演金柏利皮爾斯教贖了《魔女嘉莉》,卻也因為給了太多溫柔,將《魔女嘉莉》拍俗了。近來看過香港新一代導演麥浚龍如何將「殭屍」注入嶄新能量,拍出當年所沒能結合的現代美學,雖不該拿《魔女嘉莉》與之相較,但從導演的角度來看,我期待金柏莉皮爾斯能在宗教與霸淩的群眾無明和女主角嘉莉內在世界多些探討,未料到金柏斯皮爾斯在導向上似乎著重在如何運用技術將《魔女嘉莉》拍成了商業B片。

真可惜了克蘿伊摩蕾茲與朱莉安摩爾,兩位都是能演的演員。克蘿伊摩茲仍在進步之中,在《魔女嘉莉》中不難看出,一顰一笑間表現已逐漸摸索其個人風格如何建立,若能再挑戰幾部大劇本,以其聲勢相信絕對有機會成為未來好萊塢一姐。

其實每個人的心中,都住著一位《魔女嘉莉》,叫我們看見人性中純粹卻無心的邪惡,較有心為惡者更令人感到不寒而悚。《魔女嘉莉》客觀而言,我認為她仍具備著相當價值,但平心而論,是我個人情感上不能接受。

 

 

到電影圈看更多相關電影評論

喬小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