幾年前,甄子丹拍出人生代表作,演活一代宗師「葉問」時,掀起一股詠春熱潮。當時曾有一名旅居國外的詠春名師講過一句話,「其實,真正的詠春,不好看!」
於我個人的經驗來說,我對這句話心有戚戚焉。我一直都很喜歡武術,投入武術練習也約莫也十個年頭,練習武術的枯燥辛苦不足為外人道也,唯有真正投入其中的人才能了解練武的美麗與哀愁
我個人很愛看動作片,但同時也對動作片格外挑剔,我相信一定也還有很多同是武術控的同好們,也和我一樣,對動作片有股又愛又恨的莫名情結

動作片的逼真與其他類型電影截然不同,顧名思義,動作片最大的賣點即在打鬥動作的設計上,如何合理又新穎地表現出充滿暴力美學,這應該困擾著不少這時代的武術指導,這時代的觀眾胃口愈來愈難以饜足,動作片一弄個不好立刻成為套招打架的花拳繡腿,即便運用再多先進的電影特效也無法滿足沒有內容的空洞武打
動作片要逼真,有個很微妙的道理---「痛」
和其同類型電影不同,以營造氛圍慢慢催化觀眾情緒,又或是以驚人特效使觀眾耳目一新,動作片的逼真就像毫無花悄的震撼教育,絲毫不哆嗦!一拳一腳紮實地崩解觀眾理智底線,生死打鬥的瞬間並不需要太多的內心戲轉折,但是對「痛」的反應最為直接誠實,而人對痛的感覺亦是最敏感的,當演員痛苦的表達張力透過鏡頭渲染觀眾時,觀眾很容易便能代入角色,產生「真實」的感受,這即是動作片逼真的奧妙

一膽二力三功夫。這句話形容的是實戰打鬥中的這三者條件的重要性
我認為導演蓋瑞斯艾文斯不僅是個沉迷武術的愛好者,同樣也是膽氣十足的勇士
《全面突襲》會獲選為多倫多影展觀眾票選最佳影片,也被譽為十年來最強動作片,真的不是無的放矢。導演蓋瑞斯艾文斯忠實呈現槍戰駁火、臨陣對打各種不可預期的狀況,與每個演員在面臨生死危機時的身心理反應,徹底挑戰觀眾理智極限,電影片長近兩個小時,蓋瑞斯艾文斯以極大量動作場面毫無冷場地緊抓住觀眾視線與每一下呼吸。我不敢說後無來者,但是我想應該算是前無古人了,蓋瑞斯艾文斯成功地挑戰了許多前人不敢做的事情,也讓《全面突襲》奠定動作片史上另一個里程碑

細觀電影,《全面突襲》雖以十年來最強動作巨片著稱,不過從它運鏡的功力上來看,我認為蓋瑞斯艾文斯應該也是個頗會說故事的導演。以警察抓賊這種情節作為動作片的故事背景,其實我並不意外,而《全面突襲》中劇情雖然頗為薄弱,但是我卻十分喜歡電影中兄弟倆最後堅定各自道路的那幕戲,或許導演太過專注於設計打鬥情節,否則我相信本片的精采不僅如此
你真的不難從電影中極大量的動作場面,感受到導演誠意拳拳,近兩個小時的電影中,約莫有95%的時間,都是生死搏鬥戲碼。而《全面突襲》的演員也是我認為近幾年來動作片演員身體素質最好,武術底子最豐厚紮實的一批,那不單單只是為了電影需求所受的身體訓練,而是浸淫武術多年的練習成果

我想拿動作電影舉個例子,不知道大家是否曾經思考過,為什麼這麼多人愛看動作片,又或是科幻特效電影? 
這是個熱兵器的時代,我們也都被法律束縛著,在日常生活中,我們不可能如古人般「匹夫一怒,血賤五步」,武術的傳承時至今日已經漸漸失去原貌初心,淪為強身健體的運動
其實何止是詠春,只要是真正的武術或是生死搏擊,都不會好看,若是真不幸在生活中遇到真的不得不動手保護自己的時刻,勝負僅在一瞬間,若是兩個沒有武術底子的人,最後可能是兩人扭打收場,但要是今天是兩個有武術經驗的人對上,沒人會左一招黑虎偷心,右一招白鶴亮翅三天三夜打個沒完,最終決定勝負的都是誰的基本功紮實,誰的臨敵心態夠好,勝負多半也都是在一招之間
而動作電影的存在,剛好滿足了我們對於武打的想像,同時透過電影,也讓一般沒有接觸過武術的人,更能夠感受到武術的美學
不然說真的,看看新聞上的警匪對峙,好看嗎?

細觀《全面突襲》全片打鬥博擊設計,不論是一對一、一對多、二對一,動作全無花悄,出招與打法上的邏輯亦相當合理,十分考究。極大量的打鬥元素,使得這部電影口味重的嚇人,甚至能徹底麻痺你的視覺與理智底線
暴力美學否?武術美學否?我想這些問題都能在《全面突襲》找到答案
《全面突襲》絕對能夠喚醒你已被文明生活磨掉的天生血性,狠狠地飽足你深愛動作片的饕餮胃口

  

堂堂男主角 伊科烏艾斯:對不起喔!這次都沒有介紹到你



 

 

 



老話一句:
P.s 這是我個人對電影的感想,編輯成我的網誌,這是我想做的事情,若是有興趣的,請給我一點意見,若是覺得不順眼的,就直接批評我吧!謝謝



到電影圈看更多相關電影評論

喬小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