捍衛聯盟  

 

當我在買票準備進場時,我特別問了一下售票員「這場看的人多不多,還有好位子嗎?」
售票員輕輕搖了頭回答我「還有好位子,這部電影不是很多人看。」乍聽之下得到這個答案,我是詫異萬分的。已先行看過《捍衛聯盟》試映的幾位專業影評和部落客幾乎無一不對電影給予高度評價,怎麼會沒有幾個人看呢?
這時當我聽到隔壁櫃台買票觀眾說「我要兩張【寒戰】。」我心中一切了然。 

時序已準備進入洋片耶誕跨年強檔,這兩週先有李安導演「少年Pi的奇幻漂流」,在全球掀起一陣熱潮,加上恐怖片及商業片也紛紛趕在年底之前湊熱鬧,遭到各路強片夾殺,《捍衛聯盟》在票房上的確是吃了點悶虧。直到今早在臉書上還看到友人說美麗華連續四場「少年Pi」票已售罄,莫奈何,咱們李安大導太過強大,我想問鼎明年奧斯卡應如探囊取物。
但我仍不得不對一些慣於來我這小格子走走看看電影的朋友們呼喊一番,尤其是那些平日礙於家庭因素無法好好看電影的朋友們,《捍衛聯盟》絕對是一部適合閤家觀賞,富於寓教娛樂的好電影。

捍衛聯盟  

如果小孩子耐得住坐下來,那麼我深深覺得,其實這部電影不一定真的需要看到3D,當然,如果小孩子願意戴上立體眼鏡,會更好。
《捍衛聯盟》光是數位版畫面已美侖美奐,令人愛不釋手,數位技術與時俱進,雕琢畫面功力已不在話下,電影主角傑克涷人應是罕見設定原型最為俊俏的動畫人物 ,即便大家或許對於傑克涷人的童話故事不甚熟悉,顛覆眾人印象重新設定的聖誕老人、牙仙、復活節兔子、沙人,也相當討喜。《捍衛聯盟》電影畫面因為故事設定,色調上既對比又飽和,配樂時而輕快亦或沉重,與劇情的走向配合恰到好處。有人說《捍衛聯盟》是童話卡通版的「復仇者聯盟」,我認為這說法並不為過,刻意顛覆重新洗牌的故事設定,的確是新意斐然,高潮不斷。夢工廠交出這張成績單,表現近乎滿分。

我喜歡前兩天在媒體上看到的一句話,意思大致上是這年頭的動畫片,其實是拍給大人看的。《捍衛聯盟》故事源自於導演兼作家威廉喬伊斯六歲女兒的一個問題「爸爸,聖誕老人和復活節兔子是不是好朋友?」,由此衍生出連串的故事叢書,夢工廠本身即是最佳造夢者,與威廉喬伊斯一拍即合,相得益彰。夢工廠強力製作團隊令文字童話轉換為影像獲得最佳延伸,或許童年已我們有些距離,不過由大人角度觀賞《捍衛聯盟》仍然是溫馨可愛,逗趣動人。

捍衛聯盟  

創意、夢想、驚奇、回憶、希望。夢工廠不僅將本身精神宗旨成功融入電影情節當中,更讓這些精神看來不顯老套,這年頭的孩子愈來愈聰明,我相信童話也需要與時俱進。《捍衛聯盟》教我感到驚喜之處,並不全然在於夢工廠舊瓶裝新酒,抑或是傑克涷人不斷追尋探究自身定義同時需求他人肯定的冒險過程,《捍衛聯盟》將娛樂留給孩子,卻將寓教交給的大人;電影中正當聖誕老人、牙仙、復活節兔子們用盡方法給予小孩糖果、禮物、皆無法換得小女孩暢懷一笑時,傑克涷人以其天賦和小孩子們玩在一起,重新喚起小女孩真心笑容,但當時小女孩仍因為不知道相信,而無法「看見」傑克涷人,傑克此舉卻深深震撼在場伙伴,讓所有人的不禁重新深思「我們太久沒有和孩子們互動了」。

我相信傑克在劇情當時所代表的隱喻,即是大人慣性思考的盲點,重點不因為看不見,而是已許久沒有近距離接觸。在看這篇文章的大人們,看到這裡,想到了什麼了嗎?在為了孩子們未來打拼,讓孩子們的物質生活不斷超越我們童年並愈來愈無法饜足的當下,你們還覺得無止盡滿足豐盛的美食,或是永遠買不完的新奇禮物,真能造就或填補孩子們失卻的童年時光嗎?相信我,和他牽著手多散散步,聽聽他們講幾句不切實際的好玩童話吧!只需要靜靜聽著,或是應和著,那便是你們之間最棒的時光了。

不然,帶著他們一同去看一場《捍衛聯盟》吧!


捍衛聯盟  

捍衛聯盟  

捍衛聯盟  


 

到電影圈看更多相關電影評論

喬小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