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日的蟬  

人的情緒及想法十分微妙,我們習慣於先以對或錯的二元觀念來簡化、判斷事情,奈何,這世上偏偏就是有這麼多,在對或錯以外的事情。而即使是在對或錯之間,往往亦蘊藏了許多甚至連自己都未必能夠捕捉到的微妙念頭,道德、不道德的,我們易於將非常理性的思緒歸納為變態,但我問你,在愛之前,需要對錯嗎?如果你會寂寞,這檔事不道德嗎?

我喜歡日、韓電影善於在電影中捕捉這樣的情緒,精準大膽地曝露,運用含蓄又或張狂的表現手法,在電影中總能以某個表情或是某段剛好的畫面,以正面痛擊或輕輕撩撥的方式,以正確的節奏在對的時間點上透過螢幕引起共嗚,將人心中千折百轉的思緒赤裸地攤曬在你我眼裡。相對的,這很考驗導演及演員基礎功底,不過在《第八日的蟬》中,導演成島出,主角永作博美及井上真央表現都無懈可擊

第八日的蟬

若要截取這電影的片段,做為振興日本觀光旅遊的廣告畫面,我相信絕對有加分的效果。《第八日的蟬》理所當然地讓人見到日本人對於打造事物專注極緻的根性,故事中的景象美不勝收,恬靜曠遠,在觀影過程中我甚至一度萌生我現在就想到日本去的念頭。但《第八日的蟬》是部很「寂寞」的電影,我想導演成島出花了極大的力氣使電影節奏呈現平穩緩慢,企圖營造出更多的空間,讓藏在這部電影裡所有寂寞情緒,能在這幕幕流轉的畫面裡逐漸揮發。

但這樣的手法卻是《第八日的蟬》最為微妙之處;乍看之下《第八日的蟬》其倒敘穿插的架構和主角群開場獨白所併發的火花相當驚人,而每當鏡頭故事轉到井上真央身上時,之前所累積的情緒,又會被她表現出的抽離感瞬間冷卻,但下一幕故事支線回到永作博美身上,所有被抽離放空的情感卻又因永作博美重新聚焦,這般獨特的化學作用,隨著電影緩慢推進,我們都不自覺得陷入了導演成島作營造的空間中,一絲一毫地沉浸在無邊無際的寂寞裡,猶如獨自在沒有救生員的游泳池中溺水了,你愈是呼救,只會吃進更多水,最後反覆沉溺...

第八日的蟬

蟬在土中七年,破土後卻只能再活七天,而活到第八天的蟬,是否因著獨活感到無邊寂寞,於寂寞同時,究竟又能看到怎般的美麗景色?
《第八日的蟬》故事中沒有惡人,卻無一不是罪人,罪名是寂寞。希和子因寂寞而愛,薰(惠理菜)因愛而寂寞。我在惠理菜身上看到無以名狀的寂寞、但我相信希和子不曾因為愛而後悔過。若愛和寂寞衍的一切有錯或道德的問題,我想那是法律上的事。我一直都相信,愛是人的天性,愛衍生出的寂寞,卻是人一輩子的美好課題

我不知道人生究竟需要花上多久的時候,才能解開這道課題?愛是天性,寂寞卻是道無法填補的缺口。
愈愛,愈寂寞?愈寂寞,愈愛? 
當我還沉浸在《第八日的蟬》無邊的寂寞中,卻清楚地意識到,每個人生來都有一道缺,致使我們不停追尋,我們都以為愛能填補些什麼,兜兜轉轉後,才發現其實有時候愛才是讓我們都寂寞的最大原因,我知道有人因為寂寞而愛著,也有人因為愛而寂寞著,我想在對錯之外,那份寂寞和愛的微小心事,唯有沉溺在當中人兒們,獨單地懂著

第八日的蟬

第八日的蟬

第八日的蟬  
 

 

 



 

老話一句:
P.s 這是我個人對電影的感想,編輯成我的網誌,這是我想做的事情,若是有興趣的,請給我一點意見,若是覺得不順眼的,就直接批評我吧!謝謝

到電影圈看更多相關電影評論

喬小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3) 人氣()